南大郑钢人文社科奖学金 | 李玥:因为我有生活

发布时间:2020-12-04浏览次数:265

在采访李玥之前,我们一直都很疑惑,一个具有优秀光环、听起来拥有着远大情怀的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看到李玥地瞬间,才能知道李玥这样“酷”的经历,往往也只有这样“酷”的人才能够拥有。

'我是集体的一员'

过去的两年,李玥同学说其实自觉离优秀有蛮大的差距,直到大三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也是别人口中“听起来就很厉害”的人。李玥觉得这要归结于她喜欢交朋友。“我很喜欢同小伙伴们一起奋斗,能为集体出一份力是件幸福的事情。”现代化发展到高程度的时候往往会带来的结果就是人会变得越来越独立。当下的趋势也是这样——人们越来越难以融入一个集体、不太愿意接受过近的距离,比如芬兰人在排队的时候必须要间隔一米以上才觉得自己有安全感。但李玥喜欢把自己纳入到一个集体当中去,在集体当中她感受到足够的温暖和力量。

李玥(左一)在社团活动时与乌克兰留学生的合影

李玥曾经参加了一门特别的课程,老师要求大家在组队的时候一并自我介绍,介绍的时候要说:“我是一棵树,一棵XX树。”愿意和这位同学组队的人就要说:“我是这个XX树上的XX。”轮到李玥时她突发奇想地说自己是一棵圣诞树。她对于每一个走向她的朋友都充满着感激:“我是想表达,圣诞树和别的树其实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是因为朋友的爱和妆点,才让它闪亮而与众不同。”

乡村振兴项目时李玥和朋友聚餐的合照

李玥还提到了自己的一个特征:容易感受别人的情绪。“我不敢说我共情能力强,因为‘共情’这个词太好了,我觉得我配不上它。”在四川长大的李玥,虽然并没有直接受到5·12汶川地震,但这并不妨碍李玥能够感受到这样一场天灾为那里的人带来的每一分苦痛。每一年李玥看到纪念遇难同胞的文案、怀念在这场灾难中逝去亲人的故事,她都忍不住为之落泪。李玥并不觉得这是自己一个人的特质:“我觉得人文学科的大家可能都和我很像,善于去感知别人的情绪并且产生共鸣。”

'因为我有生活'

李玥喜欢感知身边的生活、朋友的情绪,她会选择通过记录的方式把她观察到的东西都记下来。“做一事留一迹,这是徐雁平老师说的。我很喜欢记录我的生活,就像杨占家先生说过的:因为我有生活。是因为我的生活足够精彩,我才喜欢、想要把我的生活都记录下来。”

在采访中,李玥也不断强调自己在集体意识外也是一个“自我意识浓烈”的人,但她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缺点。“我觉得自我意识浓烈的人更愿意去尝试新的事物。”李玥的自我意识浓烈主要表现在两个点:一是她喜欢在旅行当中和风景合照,喜欢参与到自己所在的环境当中、在自己所到之处留下痕迹。二是她喜欢观察、和不同的人对话,在对话中不断反思、剖析自己的过去。

李玥的观察从来不局限于自己身边的人。她喜欢去看各种不同的场景,喜欢乡村、喜欢扶贫、喜欢支教、喜欢观察戒毒所。“我喜欢去观察平时鲜有人注意的场景,以为我的非虚构写作提供灵感。”李玥把这种观察的转向视作是自己的成长:从喜欢看虚构作品,到喜欢看非虚构作品,再到自己去创作非虚构作品。

在聊天时,李玥提到了自己很喜欢的一首歌,《Sky Inside The Eyewall》。“Eyewall就是龙卷风的风眼。我希望我的生活像它一样,即便外表看起来一片狼藉,在我的内心深处始终有一片地方风平浪静、万里晴空。”不停的记录自己的生活,就是李玥保持内心平静的一种方式。


'不是因为看见才相信,

而是因为相信才看见'

在采访中,李玥还告诉我们她并不是一个目标十分明确的人,如果她不把自己聚焦在一个宏大的话题下她就会完全失去方向。“我觉得我个人的思想过于奔腾,所以我需要找一个大的、严肃的话题来承载我,用理性的缰绳束缚我的感情。”在大学,李玥找到的宣泄口就是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

李玥曾经在南京六合区的一个街道支教。当有人问她在哪里支教,她回答“在南京”的时候大家总是不理解。可是只有李玥知道在那边的孩子连最基本的How are youWhat do you do都不会说。“我来自乡村,我太清楚地知道在同一个城市郊区和市区之间教育水平的差距可能比两个城市之间的教育水平差距还要大。”李玥对于自己的过去已经无法改变,但她希望通过自己和她所在集体的努力尽可能缩小这种差距。

李玥支教过程中拍摄的作品

她的乡村生活让她对于乡村总是有一种依恋,也因此她总是和团队关注“城中村”的话题。实习中聚焦城中村的项目让李玥结识了许多值得交往一生的朋友,也是在这个项目里她深切地体会到一种无奈。广州人具有特殊情怀的菜市场不得不拆迁,李玥和她所在的团队尽可能去让相关部门看到这个菜市场的更多可能性。他们在这里举办演唱会、展览等等,但依然无法改变菜市场最终的命运。

 “我在奖学金答辩的时候说:不是因为看见才相信,而是因为相信才看见。我自己觉得这句话酷得不得了,但是今天聊天我才感觉到,我的经历就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图片 |  

文编 | 丁 琪

美编 |  

来源 | “南大学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