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宝钢奖学金 | 刘斌:我们都是追光者

发布时间:2020-12-28浏览次数:190

采访当天上午见到刘斌时,他刚从上课的东部战区总医院赶回鼓楼校区。睿智、沉稳、彬彬有礼,这是采访前他给我的第一印象。


专注学业,做好取舍

翻看刘斌的奖学金答辩材料,他有着许多令人艳羡的荣誉:学分绩排名第一,两获国奖,南京大学优秀学生、优秀学干标兵、优秀团员、优秀志愿者……他将这诸多“光环”总结为:“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做了一些循规蹈矩的事情”。他将作业做成艺术品,在电脑里存下数十万字整理有序的上课笔记,积极参与学院的科研项目,或许正是这份“循规蹈矩”的专注和投入,才让他取得了这份荣誉。

我觉得无论是南大还是南大的老师,都给我一种踏实、平和的感觉。”言传身教的良师的教导帮助他确定未来的研究方向,朴实平和、温文尔雅的氛围能让他沉下心来做实事,也养成了属于自己的节奏和学习习惯。每一个阶段,他给自己划定一个目标范畴,而不是一项项具体的目标。他给自己一些发挥的空间,而不纠结于某个具体的目标患得患失,只有脱离桎梏的笔,才有机会谱写出汪洋恣肆的乐章。

刘斌的解剖绘图作业


这两者在时间上本来就是冲突的,所以我觉得应该是取舍,而不是平衡。”当问及如何平衡繁忙的学业和琐碎的学生工作之间,刘斌否认了这两者间的“平衡”状态,而是用“取舍”来说明这两者的关系。

不同时间应当有不同的目标和计划。”大一到大三时,学院开设的主要是基础通识课、医学基础课程和桥梁课程,课程压力还能让刘斌抽出身来去处理学生会的工作。在学生会的这三年里,他和同学办迎新晚会,将临床一线的医学大咖请进课堂,组织校庆义诊活动,为每一年搬到鼓楼的学长学姐办欢送晚会,直到把自己也送到了鼓楼校区。

学生会合照(C位衬衫青年)


但到大四、大五时,学业上渐渐向研究生过渡,他便将重心从学生工作转移到学习和科研上。大三时,得益于学院的支持和崇尚科研的氛围,他进入了实验室并主持了国家级立项资助的创新计划一项,并以此为依托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了一篇一作论文。


用专业为科普助力

作为一个医学生,他将学到的专业知识尽可能运用到科普实践中。

他给参加南大夏、冬令营的医学与生命科学营的中学生教授心肺复苏术(CPR);社会实践课题“中长跑运动中的运动损伤”,分析收回的数百份问卷,针对数据呈现的问题,征询鼓楼医院和南京市第一医院的骨科专家对大众运动的建议,并制作出小册子发放给居民,将实践成果送进了社区。

除了面向夏令营中的学生和锁金村社区的居民,刘斌希望在未来他的科普能有更多的意义。

他认为大众与可靠的医学知识之间存在隔断,医生和公众之间的信息差导致了双方存在不信任和沟通上的困难。而医学科普能搭建起双方沟通和理解的桥梁,如何用生动的、平易近人的方式将医学知识传达给公众也是医生的职责之一。同时,他还希望能借助科普促进公众对于疾病的认知和早期预防诊治。“就像膝关节炎,当病人感到疼痛时,股骨和胫骨之间的结构已经发生了很多改变,病情的进展已经不可逆了。我们要做的就是让疾病的诊断向前推,避免疾病的进展。”

从他说话时坚定的语气和真挚的眼神里,能看到一个医学生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说走就走的浪漫青年

如果说平常的放松方式的话,我喜欢不设目的地出游。”不局限于刻板印象里整天泡在实验室和医院里的医学生,刘斌也是一个“文艺青年”,手机里保存的照片记录下他每一次说走就走的浪漫旅途。凌晨两点大活上空的群星,考试周初雪夜里的北大楼,实验室窗外的校园四季,冬日零度空气里的长江大桥,二十四时间湖光山色的光影变幻……都记录在他的镜头里。

年前,他和同学突发奇想骑了七公里自行车去长江大桥,在冬日零度冷空气的洗礼中眺望长江。初雪夜背上相机便和室友下楼玩到凌晨一点,宿舍阿姨要求登记晚归原因时,他们写了两个字:看雪。天气正好时拉上有空的朋友骑车出门,目的地想一出是一处,从玄武湖游到紫金山,从植物园逛到琵琶湖,最后将整个下午交待在偶遇的湖光山色中。

个人生活照

羽毛球场上的刘斌

在仙林半马做志愿者


他边向我讲述出游趣事边给我展示沿途拍下的照片,言语中仿佛还沉浸在那个忙里偷闲的愉悦下午里:“远处的山色若隐若现,就是那种‘山色有无中’的感觉,不同位置的水面反射天空和山的颜色,水中还有枯萎的残荷,大自然真的很奇妙、很美丽,我匮乏的语言不足以形容。”

刘斌镜头里的琵琶湖


课堂上孜孜不倦的求知者,学生会里精益求精的领导者,羽毛球场上神采飞扬的少年,志愿活动中热心助人的身影,同时也是拿着相机走走停停的浪漫青年,始终对生活保持乐观的秘诀或许就藏在这些穿插在忙碌生活里的旅途里。


热忱的追光者

刘斌对于星空有着别样的热情。他还在仙林校区时,待到半夜无人,炜华操场的灯光按时熄灭,他在大活楼下架好相机,等待点点星光在照片上变成点再连成线。万籁俱寂中的等待,能让身体能得到真正的放空,也赋予他进行更清晰冷静的思考空间,反思当下,规划未来。

刘斌在大活拍下的星轨,曾被南大官方平台多次使用


最近接触到了新的学科方向,加入了新的课题组,希望能尽快入门,为之后的研究生、博士阶段打好基础,在学有余力时,去更多地尝试科普。”在达成这些目标的基础上,在未来,他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称职的医生、医学研究者、老师。

刘斌在一次答辩稿中写道:“想拍到一张想要的照片的过程是个追光的过程,晚上看见满天星斗再去寻找到大活楼下这个光污染较少的地方,然后便是调整之后的等待。两个小时后,满天星斗,连点成线,留下这一道道自然的弧线,是光在时间的足迹。学习也好,科研也罢,大抵也是这样,我们都是追光者,我们最后都想发光。”

明确方向,立足当下,满怀热忱与希望,跟随自己的节奏践行和落实,在追寻星光的过程中成为自己的星星。


图片 | 刘斌

文编 | 董安

美编 | 陈紫瑄

来源 | “南大学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