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奖学金获得者 | 郑凯月:心存热望

发布时间:2018-12-04浏览次数:1072

    “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地球物理专业,大概就是数学+物理+编程去研究地球内部结构的专业吧。” 郑凯月用这样的方式解释自己的专业方向,就像她给人的感觉一样——丰富充实,且充满各种可能性。


一、在混沌中摸索出光亮

    其实,在大一刚踏进南大校门的时候,她还并不像现在这样自信,如今带给自己颇多满足感的专业也只是被调剂的结果。“作为一个文科贼烂还不喜欢背东西的纯理科生,它大概是最适合我的了,而且还不用出野外。”在学习的过程中,她从一个探索者的角度发现这还蛮不错,“而且我们专业的老师都超级棒,专业凝聚力也很大,渐渐就爱上了吧!”


(参加南星计划回访母校) 


    我们常说,能够找到自己心之所爱的人是令人羡慕的,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不辜负这份馈赠。郑凯月是幸运的,她也值得这份幸运,虽然如她自己所言:“大一入学的时候比较菜,就觉得自己应该努力一点。”所以,尽管自己是个有时候制订了八点半早起计划结果睡到十一点多的人,她还是会强迫自己往一个有目标的方向上靠:比如周末早晨不喜欢起床就会报名参加一些上午的志愿活动,让自己把时间都利用起来,再比如跨专业选修物理系的课,因为“如果没有课我大概会睡觉玩手机啊浪啊啥的,但是选上了课就会认真去上。”  

    大学里每个人都是个拓荒者,每个人都选择不同的方式和路径开辟自己的一方天地,被问到是否算是天才型选手时,郑凯月却说自己的智商在班上实在算是扎心,她只不过是以一种不卑不亢的姿态劈开混沌,走出自己的路。  


二、保持前行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既然摆脱了混沌,那就大胆前行,郑凯月的探索答卷上,满是她努力的痕迹:大三时学分绩4.66,排名专业第一、年级第一,地球物理方向的专业课成绩多在95分及以上,同时副修物理学、旁听计算机类课程。 

(参加阿尔卑斯科考项目) 


    这个唐山姑娘说自己选择了地球物理专业的地震学,于是她在相关的科研创新项目上不断挑战自己,大三的时候参加一个余震捕捉AI大赛,取得了全球排名3.7%的好成绩。   

    她说自己想要体验很多,于是参加院系学生会,当班长、朋辈导师和社团负责人,不同的组织、不同的经历,都让她收获满满。 


(作为朋辈导师的郑凯月,最右) 


    相比之下,大学四年获得的荣誉都像是水到渠成一般的附加惊喜:南京大学优秀学生干部、南京大学优秀学生、南京大学优秀共青团员、南京大学优秀志愿者,以及各类奖学金。  

  

三、简单的快乐和遗憾

    尽管如此,郑凯月仍然认为自己是个比较佛系的人,把课余时间都以一种“享受生活”的心态来度过,做志愿、弹钢琴、社会实践,看起来都很占时间的活动却也被她平衡得很好,谈及自己的时间规划,她说:“学习的确还是首要任务,所以要保证参加这些杂七杂八的活动不会影响正常的学习节奏,在课余时间可以安排上志愿活动,这其实也是一种放松,算是一举两得吧。像练琴的话我一般会选在心情大起大落或者说静不下心来的时候,因为就算选择干正经活儿效率也不会高,不如做一些喜欢的事调节一下。” 

    当被问到四年来比较大的收获时,郑凯月给出了一个朴素到有点好笑的回答: 

    “大概就是……丰富多彩的四年时光吧。” 

    再问:“有具体一点的经历吗?” 

    她淡淡地说:“比如我有460+的志愿时长。   

    于她而言,奶茶和钢琴一样不可或缺,接纳自我和挑战自我一样刻不容缓;没有什么特别过不去的坎,就一定要心存热望,期待着未来。  

    比如,“把手头的事都做好,试图每天十点之前起床,然后志愿时长攒到500。”,“长远一点的话,找一个合适的男孩子,谈恋爱结婚生孩子哈哈哈哈哈哈……我想生两个!”  

    她说这是源自于她恋爱方面太过失败的遗憾,但是看得出,这份“遗憾”让她更享受未知的快乐。 

    “哦对,我还希望我能赶快把明天DDL的作业做出来。”郑凯月的语气简单得好像她并不是个已经保了直博的优秀学姐,只是个活在当下、纯粹到没有任何标签的大学生。   


图片:郑凯月  

采访、文字:幸纾影 

来源:“南大学工”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