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第一课·新生军训感言

发布时间:2019-10-17浏览次数:116

军训即景  

七连二  王云鑫  

金风拂九月,训起在古城。  

炎日照光里,热土反气蒸。  

倏忽烟云动,即来风雷兴。  

攘攘行人涌,寂寂同志宁。  

栉风无衔怨,沐雨恰显荣。  

真如虎豹旅,果然细柳营。  

奔袭队实趫,伫立眼正明。  

诸君齐奋力,大义辛苦中。  

  


南大的飘逸与厚重  

刘天硕  

我将穿越,却永远不会抵达。  

这话说的是军训。  

我讨厌军训——直到这一次,这一次来到古都南京的军训,一次遇见南大的军训,一次让我的内心感受到南大的飘逸与厚重。  

参天巨木笔挺入云的浩然正气是南大的厚重,象征着相互依靠与扶持的师生深情。军训第一天上午,军训的理念便了然于胸:我们的军训,既是训练项目,更是要训你们的作风,训你们的精神!我们刚从高中毕业,由学生时期的稚嫩走向社会人的成熟是我们的必经之路,而此次军训,就是我们脱下幼稚与天真,走向成熟的第一个脚印。  

每次站军姿,教官一定会纠正同学们的姿势。我每次都拼尽全力地站军姿,大汗淋漓也在所不辞,即便如此,也会被教官指出不足之处。我的脑海中响起了著名科幻大师赫伯特的一句话:人类每一次正视自己的不足,都是一次伟大的进步。在队列中每一个看似平凡的个体,也许内心中都孕育着汹涌澎湃的力量,任何一种形式的淬炼都可以打开内心世界的窗,磨砺出一个领域都需要的精神底色,因而开拓人生的路,助我们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诚然,被过度的集体主义熏陶有可能丧失对自我的认知和定位。但是,淹没个性的只是王开岭先生口中的所谓人群,而集体不会将个性抹杀,它只会调动起所有成员相似或共同的一部分心愿或是特质,并将其凝聚,强化,加工,形成一股强大的,如飓风般震撼的合力,即是所谓集体意志。陪伴,理解,互相依存,这种厚重的感情将十一连二排的心连在一起,也正是这种值得被珍重的情义,让三十万南大人的心凝结在一起,永不分离。  

此所谓厚重。  

我感受到的南大的飘逸与轻盈,那是一种精神,是仙人般洒脱自由,流连世间而无所畏惧的精神,臻入一种人生境界后的清朗与澄澈。  

袁辉学长作为南大12届的毕业生,放弃了优厚的工作待遇,在湖北巴东山区支教七年。作为和学长一样毕业于徐州市第一中学,并将在南京大学读本科的学生,我有幸参与了袁辉学长的接待工作。袁辉学长告诉我们,近现代教育的分野在于,近代教育关注孩子本身,而现代的教育本质是关注孩子成长的环境,当有了美好的环境时,孩子可以自由地成长。他多次说,山区的孩子需要的一是尊重二是陪伴。尼采说过: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其实一个人如果有了梦想,又谈何要忍受生活?袁辉学长在讲座时,一直都很风趣,他提到教孩子们打滚爬树,提到在解手时与猪的邂逅,提到在与山区孩子下棋输掉后,故意说是手下留情……我能感受到他沉浸在远离烦嚣世界里的那种旷达与自由,尽管知道他所经历的环境:湿疹、缺水、山路……但我并未感受到一丝一毫忍受的感觉,唯有幸福与享受。我并不打算将这种精神归结为乐观,而是所谓的心游万仞  

当一个人拥有了精神的自由时,你很难把他捆绑在物质自由的缧绁里。  

由此观之,仙林的,南大的精神,就蕴藏在胡教授竹杖芒鞋轻胜马式的洒脱中,流连于袁学长山区支教七年的悠游自得中。南大之大,不仅仅源于大楼之大,也不止于大师之大,更在于视野之开阔,心境之高远,梦想之巍峨。  

心向南兮,无所畏惧。  

  


愿得此身长报国  

排  范宏瑞  

汉家旌帜满阴山,不遣胡儿匹马还。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这是唐代诗人戴叔伦脍炙人口的诗句。从戴叔伦出生的润州沿着茅山绵延西北一百五十里,便是如今南京大学仙林校区所在,他流传千古的这首诗句,也随着临汾旅73096部队的到来,飘进2019级新生的心中。  

秋风卷着秋雨,洗出了金陵六朝烟水气,随着酷暑的离去,承训官军的到来,为这个意味深长的秋天更添一份英姿飒爽。三千余名名新生被分为十二个连队,我也幸运的被编入71排,与剩余六十余名同学并肩,接受为期十八天的军训。而在军训刚开始的几天里,我便已受益匪浅,收获颇丰。  

这份收获,是黄培义将军为我们深入剖析我国当前安全形式后的醍醐灌顶;这份收获,是石教官以身作则展现的军人风采;这份收获,是站军姿时任他风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动的坚韧;这份收获,是拉歌时你方唱罢我登场,气盖山河震天响的热闹。  

这一份份收获,融入在军训的一颗颗汗水中,让我得以领略军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得以坚定愿得此身长报国的信念。踱步于南京大学的青砖之上,仿佛校友前辈的脚步在指引我的方向。我看到程开甲院士数十年磨一剑开拓我国核武器事业的身影,这是一种报国;我看到华春莹女士立于长枪短炮之间而不乱,舌战群儒的风采,这是一种报国;我亦看到周志华院长引领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成就,这也是一种报国;除此之外,还有承训部队教官们风雨不弃的坚持,这更是一种报国。  

自汉以降千百年,曾经硝烟滚滚战火连天的玉门关,如今已是盛世版图中的一隅,可这并不代表愿得此身长报国的信念就能够被我们所遗忘。在两个一百年到来之际,国际形势波谲云诡暗流涌动之时,身为南大学子,更应在军训中体会并在日后守持这份信念,以在今后的峥嵘岁月中,用自己的双手将中国梦捧到现实,化为春风吹彻大江南北。  

  



文杰与段班:嬉笑怒骂的枪王与铁骨铮铮的老班长  

八连一排  冯英杰  

缘分使然,八连九连,新晋士官与老班长,分带一连,在路的两侧,与几百小蓝鲸开始了这段有趣又令人难忘的军训之旅。  

窄窄的马路,两边却是不同的世界。  

段班,一位久经训练场的老兵,有着浑厚粗犷的嗓音和老兵独有的坚毅严肃的面颊,不怒自威,他用严格的标准与军人独有的硬气,操练着九连的儿郎,标准挺拔的动作与响彻云霄的怒吼,那初经训练的学生似是逐渐变成了合格的新兵,用男儿的血气方刚,坚持着,努力着,训练时他们挥洒着汗水,休息时新生踊跃表演节目,军营的气息已渐渐渗透到九连的各队伍中。  

张文杰,二十五六的年纪却已是一众教官的班长,军队多间的磨练,使得他的皮肤早已粗糙,小麦色的皮肤和带红的面颊,让他稚气未退的脸上多了几分成熟,或许是与同学们年龄相仿,文杰在训练时没有架子,用耐心又标准的指导,传授给八连新生们知识:老弟们,我们要快乐军训,在单位时间内要能发挥出单位的效率。”“我之前在军队可是能把新兵练到吐的,不过这两年我变了,要能收能放,自律才能自由,休息时把状态调整好,训练时就要拿出最好的状态,OK活泼轻松的话语,使得八连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做了有效的训练。  

很多情况下,士官本就是严肃直接,如果说段班带领学生初窥了军营世界,那么文杰就是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带领着自己的老弟们完成军训的旅途,但不论如和,我相信,在军营里,教官们的生活一定是比在校带学生军训要更艰苦,更枯燥,我们在和平的中国,是因为有着铁骨铮铮的军人们,汉子们,万千工作者与研究人员为我们国家提供了坚实有力的护卫的臂膀,我们要试着去理解教官,去思考他们的苦衷,军训的要求是学生要适应军训生活而不是教官们要对大一萌新们进行特别关照,了解军队生活,磨练军人品质,才是在这场军训中,校领导们,教官们,家长们希望看到的。  

站几分钟军姿,踢几栋正步,打几套军体拳,匕首操,绝对不会比二十公里越野更考验耐力,绝不比一个多小时的瞄靶短枪更考验精准与肌肉,绝不比在碎石满布的路上匍匐前进考验人的忍痛能力…… 

而这些,确实我们这几日相处的教官们的日常。  

九连的兄弟们,你们要为有这样一位认真负责高标准的连长感到自豪,即使他有时会爆部队里常有的粗口;八连的兄弟们,你们要珍惜信任你们,耐心活泼的连长,他的轻松是那么容易感染别人。  

最后,不管八连还是九连,都是南大的新生,我们是要相处四年的兄弟,教官们也是多年相处的战友,入乡随俗,跟了哪一个教官,就全力配合教官们的工作吧。  

即使有时他们会骂你,即使有时他们会很急躁,尽管有时他们会很失望,那是因为我们的确比新兵的素质相差太多,即使我们并不是军人。  

最后的最后,还有五天,你的人生最后一个(对大多数人)军训就结束了,珍惜彼此,珍惜生活,未来很长,路漫漫。  

  


致敬最可爱的人——我亲爱的教官  

四连五排  张晓雪  

军训的日子在日渐挺拔的身姿中已过大半,怀着一种颇为复杂的心情,希望能够早些结束这段艰苦训练,但更又不愿意离开这些可爱的人,这些可亲可敬的教官。  

这里有着希望用浓浓温情代替冰冷号令的小朱;有着训练时一丝不苟,休息时毫无架子的小方;有着冰山脸”“火热心的丁班;有着将太阳留给自己,将荫凉留给我们的阿飞;有着拉歌喊口令到嗓子嘶哑也没有说过一声累的凯华。有着太多太多的他们,才有了现在那个可以留着汗站着军姿,喊着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响亮号子,踏着整齐正步的我们。  

我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说,却偏偏恨那心中有,笔下无,不是矫情,更不是故作姿态,我是真正认为我的教官的优秀品质是我这浅陋的文笔所无法书写的。我毫不夸张的说:我认为我的教官,可亲可爱的小朱完美的契合着南大的校训——诚朴雄伟。  

我不希望用冰冷的命令和严苛的惩罚使你成为一个怕我而不得不服从的人,而是希望用我的心换取你的心,用感情来使你们真正打心眼里认可我这句话的音量没有喊口号时的那么响亮,但却在我的心中久久回响。  

这位仅仅大了我们三四岁的军人,用最朴实的方式尝试着在心与心之间搭建一座桥梁。哪怕他昨晚因为我们的错而受到了五公里拉练的惩罚,他也没有迁怒于我们,甚至都没有告诉我们他跑到深夜11点的疲惫,仅仅再一次用他那已经嘶哑而温柔的嗓音来再一次告诉我们他的愿望。  

这样的他,我们怎么能不喜爱呢?  

能不能......能不能......把我的连队的徽章画上呢?我想让更多的人看到它。在我的教官提出这样一个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请求的时候,从惊讶到敬佩,可能就只是眼泪从眼眶到脸颊的距离。我的眼泪真的瞬间就已经失控。  

这是一个怎样的军人啊!这是一个怎样的青年啊!这是一个怎样的负重前行的人啊!他拒绝了我们的月饼,婉谢了润嗓子的药物,甚至连水都只有他送给我们,而从未收下过我们送他的,身体力行的践行着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军规的他,从未接受过我们主动送出的礼物,更不必说主动提出要求了。  

然而,第一个请求竟然是:将徽章画到黑板报上。满腔爱国爱军之情显露无疑,我想,如果他在受过再多一点点的教育,他就也一定能写出像男儿何不带吴钩,收起关山五十州的句子吧。  

从小到大,我接受过无数的爱国主义教育,并且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深深热爱我的祖国的人,但当我遇到这样的小朱,这样的教官。我还是可以说:这是我受过的最直戳心灵的爱国爱军教育。我还是可以说:假若我有从他身上学到一点点,我就已经受益良多。  

这样的他,我们怎么能不崇敬呢?  

我的教官,我敬爱的小朱:  

谢谢你,  

谢谢你让这段平凡的日子不再平凡,  

谢谢你在我的心中镌刻下永不磨灭的痕迹。  

我们最可爱的人——我的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