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助学•筑梦•铸人”主题征文优秀作品选登】--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

发布时间:2016-05-18浏览次数:295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

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  刘同学

 如果生活给你石头,你要自己决定,是将它建成一座桥,还是一堵墙;如果他人给你帮助,你要自己决定,是将它视为理所应当,还是常怀一颗感恩与报恩的心。

­——题记

 一直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有和睦的家庭,体贴的爸妈,和蔼的外公外婆;一直认为这种幸福与生俱来,长长久久,从不担心失去;一直认为无忧无虑地享受生活便足够了,外面的风风雨雨向来轮不到我来承受。起码在十四岁之前,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然而命运是最会捉弄人的,就好像前一秒你还是幸运的宠儿,后一秒便能跌入无边地狱一样;就好像笑声太大惊动了上天,于是上天震怒要剥夺你开心的权利一样;就像幸运是一定量的,终有一天用完了就再也没有了一样。在十四岁,在本该如花的年纪,在本该叛逆,患公主病的年纪,我的天,塌了。

 十四岁那年夏天,我升初三,表弟六年级毕业考刚结束,舅舅刚买新车不久,西藏独立六十周年之际。于是决定在那个炎热的夏天,舅舅舅妈表弟一家以及我们一家驱车前往西藏拉萨旅游。多么惬意的度假,多么美好的旅程,美丽的布达拉宫,高耸的唐古拉山,神秘的西藏!然而,一切,壮观的戈壁,舅舅的新车,我们的假期,向往和憧憬,都在一次猛烈的撞击中,烟消云散。在西藏那曲,我们的车和一辆大货车相撞,舅舅舅妈和爸爸当场身亡,妈妈重伤,昏迷不醒,表弟骨折,住院治疗,我,无碍。其实挺痛恨当时的清醒的,为什么让我一个人来承担,为什么我要清醒着?这让我想起一句也许放在这里并不恰当但是很应景的一句诗,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

 后来妈妈的病情加重,我便顾不上舅舅舅妈和爸爸的遗体,和昏迷中的妈妈一起来到了拉萨,坐着急救车,没想到最后只有我和妈妈到达了拉萨——我们的目的地,以这种方式。妈妈来到拉萨之后就进了ICU病房,我就在病房外的椅子上睡着,每天等待可以进病房探视的半个小时,只有在那时才能见到妈妈,和她说说话。一个月后,妈妈终医治无效死亡,我也正式成为孤儿,和我的表弟,两个孤儿。

 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日子还得继续过。在甘肃农村务农的外公外婆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后,感觉一下老了十岁,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于是外公继续在家种地为生,外婆来到城里给我和表弟做饭,照顾我们上学。妈妈之前在医院的一个月已经几乎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还欠下了亲戚们的钱,我和弟弟上学生活也需要钱,这些仅靠外公种地赚钱是远远不够的,于是在那时,我一度坚持辍学打工还债,但是在老师们的劝说下作罢。于是我所在的初中,包括我的班级内开始自发为我捐款。在那段最艰难的四年时光里,同学们热心捐助,老师们给我买衣服,高中班主任替我交了所有学杂费,还有社会各界爱心人士送米送面,同学的妈妈担心外婆年迈,主动给我洗衣服,民政局为我办了低保……从那时开始,我失去了人生中最爱我的亲人,失去了原本幸福的生活,失去了原本以为永远不会失去的依靠,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失去了自尊、自信,但同时,我感受到了来自我身边的认识的人、来自社会的不认识的关心和帮助,我的生活也因此能够继续下去,并坚持完成了学业。

 时隔四年,我靠着来自各方的资助和鼓励,考取南京大学。成为一个大学生,其实刚开始是喜忧参半的,一半是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生活方式的好奇,一半是对学费、生活费的着落的担心和对外公外婆远在千里之外的担忧。但是我很幸运,享受到了学校各项优厚的资助,在辅导员老师的争取下,我的学费减免了,也顺利申请到了各项助学金,同校的一位老师还愿意无偿每月资助我一千元的生活费,大一到大四,从不间断。这些让我免除后顾之忧的同时,还让我感受到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尽管老师们做这些并不要求什么回报,但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各界人士慷慨解囊,叫我如何不感恩?同时,既然不必为生计发愁,我就更加应该好好学习,未来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才,回报帮助了我的那些好心人,尽管他们从不求任何回报,并把这份爱心传递下去,尽我的能力去帮助社会上千千万万个像我一样的人,传递正能量!

 吃着百家饭,从十四岁到现在,正是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和学校、老师的鼎力相助,我才有可能完成我的学业,来到大学继续学习;我才有可能在南京大学这个让梦想开花的地方来和各位老师共同筑就我的梦想;我才有可能在大学里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接受心灵的洗礼,荣获悉心的栽培。人生中很惨淡很艰难的四年已经艰难地度过了,还好我没放弃,充满机遇和挑战的四年已然来临,有了这么多好心的老师、各方人士的扶持陪伴,在追梦的路上,我不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