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有我们在。”——辅导员的彻夜未眠、136人家长群的深切关怀,让病床上的他感到温暖

发布时间:2015-10-23浏览次数:357

手术终于在凌晨1点半结束,南大数学系15级本科生辅导员朱青源坐在病床边,不停地寻找话题和病人聊天。

病床上的学生是数学系15级的本科生桃树(化名),刚刚接受了十二指肠球部前壁溃疡穿孔修补术的他虚弱地伏在床边。因为术后要观察病情,三小时内他都不能入睡,全靠和辅导员朱青源说话保持清醒。

夜越来越深,4点半,医护人员确认了情况后,经历了八小时腹部剧痛和两个半小时手术的桃树终于得以入睡。病床边,朱青源一夜未合眼。

时间拨回到前一天,10月17日晚六点,正在吃饭的辅导员朱青源接到他学生的电话后,匆匆赶到了校医院。电话里,一个学生焦急地说其室友桃树肚子痛被送到了校医院。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朱青源和几个学生把桃树转移到了仙林鼓楼医院。在那里,桃树被确诊为消化道溃疡穿孔,需要马上到鼓楼医院本部进行手术。

数目有限的急救车无法应付周六上涨的病人流量,朱青源和学生们不得不把桃树送到市区里的医院本部。由于缺少担架,桃树只能在辅导员和同学的脊背上辗转于急救室、检验科和病房之间。

与此同时,数学系14级辅导员顾佶老师正驱车从镇江老家赶赴南京市区。车子逆着通勤驶出市区的滚滚车流,向鼓楼医院开去。她曾经的学生、如今的同事朱青源告知了桃树所在的病房。

“已经做好了检查……”医院里,朱青源正通过手机不断在数学系15级学生家长群里传递最新的消息。虽然已是夜半,但是桃树的病情牵动着群里的家长们的心。许多家长不断安慰着桃树父母,他们的孩子也大都和桃树一样刚满十八岁。有从事医学的家长分析病情,住在南京的家长还主动提出来医院陪床。

看着虚弱的病人,朱青源甚至做好了替桃树本人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的打算。

23时许,桃树在同意书上签下名字后,在顾佶老师和朱青源的陪伴下,被送入了手术室。

两个小时后,手术成功结束。桃树的病情渐渐平稳了下来。

今年是辅导员朱青源入职的第一年,同时攻读研究生一年级的他头一回遇到这样的紧急事件。他说,自己作为辅导员,在桃树生病时陪在他身边是一种责任。真正令人感动的是15级学生家长们都把桃树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下面是他在桃树手术后的手记:

太阳慢慢爬上来,房间里也暖和起来,医护人员里外忙碌着。折腾了一夜,桃树总算睡得安稳了点。我坐在陪护小床上,轻声说了句:别怕,有我们在。

顾老师早上来跟我换班,前一晚她也没怎么睡好,和我一起守到手术结束才回家休息。在回仙林的地铁上,一看时间,才发现从晚上六点到现在过了14个小时。

赶到鼓楼医院,加急做完所有检查,办好入院手续,硕晨妈妈打来电话问人手够不够,需不需要来帮忙,之后又接到文璐妈妈电话,告诉我孩子术后需要陪护给她打电话,她随时到。家长群里,都在关心着手术的情况。一条一条翻着群里的对话,满满的都是感动。
这两天,家长、老师、同学,大家都在默默关心支持着桃树。目前他情况一切正常,大家不用太担心。

谢谢你们,让这个周末变得如此温暖。

八月份的时候,学校倡议我们建立家长群,方便和家长沟通。到现在已经是有136位家长的大家庭。

不管是前段时间的“向阳花捐款”,到后来15级的集体生日聚会,家长们一直在关注着孩子们的成长,也关注着南大。这个群就是我们学生工作的“正能量加油站”。

作为新人,刚开始工作,我深知肩上的责任有多大,有太多地方需要学习。不管是其他老师,还是家长们,总是给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励。我会努力做到更好,不辜负你们这份信任。
慢慢的,每周三下午已经成了我们家长群的“下午茶”时间,大家一起在线交流孩子近况,询问他们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有没有需要帮助的。

变天了大家会互相提醒跟孩子打电话嘱咐加衣服,快过节了主动邀请不回家的孩子去自家里吃顿团圆饭。这样的氛围仿佛把时间拉回到过去,住在一个大院子里的日子。

谁家包饺子了,谁家炸春卷了,谁家蒸包子了,喊上大家一起来吃。家长群让大家距离不再远,有事大家一起帮,也让“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这句话不是停留在嘴边的口号,而是变成了真正的行动。

同学们,在这样一个温暖的集体里,我们会陪伴你们每一天成长。
想对你们说一句最温暖的话:
别怕,有我们在。

据最新消息,桃树同学的病情已经有所好转,他的父母也赶到了南京照顾他。朱青源老师也组织同学去看望他,还安排了同学为他记课堂笔记。

一场有惊无险的风波,在南大同学、老师和家长的爱心守护下,圆满告终。

桃树同学,好好休养,祝你早日康复。

(转自微信公众号“南大青年”)